欢迎来到河南省投资促进局网站!~

每周财经热点2017-12-04

2017-12-04 15:11:34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一周财经数据】

2017年1-3季度,中国内地企业海外并购交易达572宗,金额977亿美元,同比2016年1-3季度则分别下降14.8%和38.9%。

2017年第3季度,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赤字达到1031亿美元,同比增加了6.7%。

2017年10月,我国国际收支口径的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13327亿元人民币,支出11705亿元人民币,顺差1622亿元人民币。

2017年1-3季度,中国与中东欧国家贸易额同比增长14.1%,2016年双方贸易额为587亿美元,逆势增长4.3%。

【美国减税促投资,中国减税促消费】

美国众议院11月16日表决了特朗普的税务改革方案,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税改计划通过的第一关。获众院通过的税改方案建议简化个人所得税的税阶,并把企业税率由现时的35%调低至20%。如果税改方案最终获国会通过,将是1986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税制改革。与此同时,中国也在进行减税改革。经中国国务院批准,中国将从2017年12月1日开始,调降部分消费品进口关税,范围涵盖食品、保健品、药品、日化用品等各类消费品,共涉及187个8位税号,平均税率由17.3%降至7.7%。中美两个大国同时减税,似乎回应了此前市场预期的减税竞争。不过,中美两国减税政策的着眼点不同,美国减税重点减的是企业税,刺激的是企业投资和吸引海外美国企业回归美国市场;而中国调降进口关税,这一政策主要是对消费产生利好。实际上对中国来说,以减税促进企业投资,尤其是实体经济领域的投资,应该成为重要的政策目标。

【中日韩经贸抱团将促使三国回归战略互惠关系】

近期,随着美国逐渐系统调整和修改多边贸易关系,转而搭建双边贸易体系,对东亚贸易格局也产生了一定影响。例如,虽然美日韩属于政治盟友,但在经贸关系上,特朗普的立场“助推”了中日韩三国间贸易大幅升温。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日本和韩国贡献了世界商品和服务产值的四分之一,每年贸易顺差总和达4000亿美元。虽然近年来中日韩因地缘政治冲突而出现经贸紧张局面,但近期,中日、日韩、中韩等贸易、投资开始逐渐升温。例如,2016年日本对华出口额下降6.5%,但今年二、三季度日本对华出口额增速达22%;今年前三季度,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年增长率为13%,与2016年全年下降15%相比实现了巨大逆转;日本商团也积极访华并对“一带一路”倡议日益关注。在日韩方面,今年前三季度,日本对韩国的出口额以21%的年率增长,而2016年全年的出口额下降了5.7%;同期,韩国对日本出口增长了17%,远高于去年16%的降幅。此外,中韩间经贸也因“萨德事件”的缓和开始复苏。因此,除了全球经济回暖的解释以外,政治因素关系的改善也刺激了三边贸易发展。在“贸易保护主义”思潮下,欧洲和美国市场准入难度加大的风险,已影响到东亚三国的预期,也造成这些亚洲邻国可能决定让更大比例的贸易在内部消化。目前,中国正在三国贸易间占据了中心地位,将促使三国回到战略互惠关系正常轨道。

【国内PPP缺乏民资参与不只是央企挤出效应】

2014年是我国新一轮PPP实践的起始年,中央企业率先进入这一市场,地方国有企业紧随其后,民营企业开始逐渐参与。近日,有分析人士认为,央企应该退出PPP,把机会留给民间资本,真正让PPP回归本义。从我国目前PPP的发展来看,PPP的范围被无限扩大了,PPP不再是政府与私人资本之间的合作,而是国有资本、私人资本等多种资本的合作,其中,国有资本成了主角,私人资本则成了配角。而在国有资本中,中央企业则是主角中的主角。数据显示,由央企牵头参与的PPP项目已达1062个,占到35%,投资额5.7万亿,占总成交数的59%。而今年1-7月份,中国铁建、中国中铁、中国建筑、中国交建等央企建筑企业,中标PPP项目占比就达到了31.6%,总投资额高达1.54万亿。该人士进一步表示,按理央企作为国民经济支柱,应当更多地关注事关国计民生的重点领域,而把可以由民间资本完成的领域留给民间资本。况且,凡是央企过度涉足的领域,绝大多数都是问题比较严重的领域,4万亿投资是如此,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是如此,光伏等新兴产业发展是如此,目前的PPP也是如此。此外,央企过度参与到PPP之中,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政府债务快速增加的问题。PPP中的民间资本参与少、央企资本大量参与,并不完全是国企挤出民企,而是在当前形势和政策环境下,民企压根就不愿意参与。多种因素严重制约私人资本参与PPP,包括地方政府对民企的抵触心理、民间投资准入门槛过高、私人资本的融资成本过高、缺少法律保护以及PPP模式设计中存在的认识偏差,这些才是真正的障碍。

【外资一度热衷的“中国制造”面临空前危机】

“中国制造”遍布美国的情况已有很大变化,中国制造在美国市场的份额在减少。曾几何时,美国商场里的体育名牌服装和用品上贴着的几乎都是“中国制造”的商标,而现如今却已落到了这样寥寥可数的程度,说明这些品牌已经完成了从中国的“大撤退”,在其他国家成功地“安营扎厂”了。若以全球出口总额排名前25的经济体作比较,并以美国的制造成本为基准指数100,中国的制造成本指数高达96,两者成本差距已大幅缩小。报告认为,中国的制造成本大幅提高有三个原因:一是薪资大幅提高,中国的时薪从2004年到2014年十年间的涨幅达187%;二是汇率,2004年至2014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攀升了35%;三是能源成本,中国工业用电成本从2004年每千瓦小时7美元涨到2014年的11美元,天然气成本更从2004年每单位5.8美元涨到13.7美元。与中国生产成本暴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按生产力调整过的制造业工资从2004年至今的增长幅度不到30%,虽然时薪依旧高于中国,但比中国工人多出来的工资成本被美国更低的天然气价格、价格低廉的棉花原料、以及当地的税收优惠和补贴所抵消,因此一些行业已经出现了产业链逆转。更多生产商则转移到生产成本更低的孟加拉国、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等处。另据报道,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均在推进制造基地回迁日本本土,富士康、歌乐、三星等世界知名企业也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显然,“中国制造”正在经历一场空前的危机,由此引发的制造业倒闭潮已不可避免。

【电子商务法重点强调平台责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

电子商务立法进入关键阶段。全国人大日前对电子商务法进行了二读,该草案至少还需要一次审议才能进入表决阶段。据了解,强化经营平台的责任和加强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是本次电商立法的核心内容,三读时相关规定有望进一步加强。电子商务法是我国电子商务领域的基本法律。商务部官员此前介绍,该法将对我国电子商务领域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作出原则性的规定。比如电子商务的经营者、电子商务合同、电子商务的争议解决、电子商务的促进等等。值得注意的是,强化电子商务平台和经营者责任的指导思想贯穿了立法全过程。草案的二审稿明确了电子商务主体类型及其登记、报备程序,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按照规定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税务部门报送平台内经营者的身份信息和经营信息。针对电商平台利用不合理的交易规则,对平台内经营者实施不公平交易行为的问题,二审稿增加规定,电商平台经营者修改平台服务协议应当公开征求意见,并提前公示修改内容。此外,二审稿还在强化平台经营者知识产权保护责任、电子商务平台配合监管等方面增加了规定。今年以来,已发生多起电子商务领域收取预付费之后平台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消费者的押金、预付费难以返还的事例。有机构大致统计,光是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给用户造成的押金损失就已经超过10亿元。


  • 上一篇:每周财经热点2017-12-11
  • 下一篇:每周财经热点2017-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