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河南省投资促进局网站!~

每周财经热点2017-08-21

2017-08-21 15:17:32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一周财经数据】

2017年1-7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7703家,同比增长12%;实际使用外资金额4854.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2%。

2017年1-7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48个国家和地区的4411家境外企业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572亿美元,同比下降44.3%。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0个国家有新增投资,合计76.5亿美元,比2016年同期增加5.7%。

【中国扩大对外开放鼓励外资参与国企混改】

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指出积极利用外资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在进一步减少外资准入限制方面:(一)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尽快在全国推行自由贸易试验区试行过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进一步增强投资环境的开放度、透明度、规范性。(二)进一步扩大市场准入对外开放范围。持续推进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制造、船舶设计、支线和通用飞机维修、国际海上运输、铁路旅客运输、加油站、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呼叫中心、演出经纪、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明确对外开放时间表、路线图。在制定财税支持政策方面:(一)鼓励境外投资者持续扩大在华投资。对境外投资者从中国境内居民企业分配的利润直接投资于鼓励类投资项目,凡符合规定条件的,实行递延纳税政策,暂不征收预提所得税。(二)发挥外资对优化服务贸易结构的积极作用。将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符合条件的技术先进型服务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推广到全国,引导外资更多投向高技术、高附加值服务业。(三)促进利用外资与对外投资相结合。对我国居民企业(包括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分回国内符合条件的境外所得,研究出台相关税收支持政策。(四)鼓励跨国公司在华投资设立地区总部。(五)促进外资向西部地区和东北老工业基地转移。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一)加快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制定新的外资基础性法律。(二)提升外商投资服务水平。完善中央及地方外商投资企业投诉机制,协调解决境外投资者反映的突出问题,加大对外商投资企业享有准入后国民待遇的保障力度。(三)保障境外投资者利润自由汇出。对于境外投资者在境内依法取得的利润、股息等投资收益,可依法以人民币或外汇自由汇出。(四)鼓励外资参与国内企业优化重组。简化程序,放宽限制,支持境外投资者以并购方式设立外商投资企业。鼓励外资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五)完善外商投资企业知识产权保护。(六)保持外资政策稳定性连续性。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严格兑现向投资者及外商投资企业依法作出的政策承诺,认真履行在招商引资等活动中依法签订的各类合同。

【中国将限制投资海外房地产、酒店、娱乐业】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部署加强对境外投资的宏观指导,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意见》鼓励开展的境外投资包括,一是重点推进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和周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境外投资;二是稳步开展带动优势产能、优质装备和技术标准输出的境外投资;三是加强与境外高新技术和先进制造业企业的投资合作;四是在审慎评估经济效益的基础上稳妥参与境外能源资源勘探和开发;五是着力扩大农业对外合作;六是有序推进服务领域境外投资。《意见》限制开展的境外投资包括,一是赴与我国未建交、发生战乱或者我国缔结的双、多边条约或协议规定需要限制的敏感国家和地区开展境外投资;二是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三是在境外设立无具体实业项目的股权投资基金或投资平台;四是使用不符合投资目的国技术标准要求的落后生产设备开展境外投资;五是不符合投资目的国环保、能耗、安全标准的境外投资。《意见》禁止开展的境外投资包括,一是涉及未经国家批准的军事工业核心技术和产品输出的境外投资;二是运用我国禁止出口的技术、工艺、产品的境外投资;三是赌博业、色情业等境外投资;四是我国缔结或参加的国际条约规定禁止的境外投资;五是其他危害或可能危害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的境外投资。此次国务院出台的《意见》,对于中国的对外投资方向进行了新的类别划定,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将形成不小的影响。 

   【美国对中国的301调查正式拉开贸易战序幕】

当地时间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声明,宣布根据贸易保护法第301条款启动对中国的调查,判断中国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的法律或政策是否对美国企业造成歧视。声明表示:“经过咨询利益相关方和其他政府机构,我已认定,这些重要的问题值得彻底调查。”这一声明正式揭开了中美贸易战的序幕。除了此次301条款调查,美国政府近期还对中国开展了其他类似调查,比如进口钢铁和铝产品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232调查”、对光伏电池及组件采取紧急限制进口措施的“201调查”等。拉开序幕的中美贸易战如果以恶化的方式展开,其前景令人担忧,因为这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的摩擦。按中国商务部的说法,在全球价值链中,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总体上双方互利共赢。截至2017年6月,中国是美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美国出口的26%的波音飞机、56%的大豆、16%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目的地是中国。据有关机构估算,假设美国对其他国家进口品征收20%的额外关税,则美国明年的经济增速将比预期的2.4%降低1.4%,假设其他国家同样对美国出口品征收额外20%的进口税加以报复,美国GDP将下降3%,陷入经济衰退。

    【降成本政策不应理解为普降式的“做减法”】

近年来,政府相继推出一系列降成本政策。然而,因当前外部宏观层面的短期市场要素成本高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降成本政策效果,导致企业、地方政府对降成本政策的预期陷入了“成本普降”误区,因此应当明确,降成本政策着力点解决的是不合理的制度成本,而非为市场成本买单。据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降成本:2017年的调查与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营业成本额为76.33元,比2015年降9分钱,比2014年降低约4毛3分钱,样本企业成本略降。从降成本政策反馈上看,26.4%的企业认为成效非常好,36.8%的企业认为成效好,34.8%的企业认为成效一般,2.1%的企业认为成效较差,企业成本结构中,税费、融资、人工、用能、用地、物流六大成本上升均得到不同程度的缓解,但宏观层面上的人工、用地、融资、原材料等成本仍保持强劲的上升势头。例如,2016年原材料成本同比上涨7.21%,用地及房租同比增长76.37%,用工成本同比增长6.84%,用电成本增长了2.91%,物流成本也呈现上升趋势,企业三年来主要的要素成本仍保持高成本状态。以上宏观层面的市场要素成本高企,首先远非政策性降成本所能解决的,诸如房地产价格过高、劳动力萎缩下的用工成本、金融强监管下的融资成本,环保督查下的环保成本等等,这需要政府与企业共同作用;其次,短期性的市场成本上涨也不应转嫁给政府,不能因降成本而扰乱市场竞争公平性原则,不能将降成本政策简单地理解为普降式的“做减法”。


  • 上一篇:每周财经热点2017-08-28
  • 下一篇:每周财经热点2017-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