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河南省投资促进局网站!~

每周财经热点2017-08-07

2017-08-07 15:14:46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一周财经数据】

20171-6月,我国利用外资总规模441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了0.1%

1-6月,我国对外直接投资3311亿元,下降42.9%

2017年国家减税降费政策将为企业减负超1万亿元。

【我国上半年对外投资更趋理性】

商务部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上半年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从对外投资的国别看,总对外投资下降42.9%,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仅下降了3.6%,低于总体对外投资的降幅。对外直接投资同比下降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第一,国内的经济状况向好,一些重要经济指标还超过预期。第二,国际上的投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第三,我国出台了一些调控措施,推动引导企业对外投资更趋理性。其实国内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实体经济的对外投资,下降得并不多,现在还比较稳定。中国政府鼓励有实力、有条件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这个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对企业“走出去”,对于符合国内法律法规、国际通行规则,还有市场原则,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是鼓励的。今后我国将继续推动对外投资便利化,提高服务水平,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引导对外投资健康有序发展。同时,商务部也将会同有关部门,做好对外投资的风险防范工作,确保对外投资健康规范有序发展。

【财政部谈从严、系统监管地方政府债务】

财政部表示,今后要形成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和监督的“闭环”制度体系。一,实行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二,将地方政府债务全部纳入预算管理。三,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四,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政府债务。五,完善地方政府专项债务管理。六,建立风险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七,构建地方政府债务常态化监督机制。八,坚决查处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并公开曝光。2016年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2万亿,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17.19万亿以内。2016年,政府债务的负债率是36.7%,这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今年全国人大批准的2017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是18.82万亿。到6月底,地方又发了一部分债,现在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15.86万亿元。

【重视消费应成为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目标】

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走向与政策选择,取决于对宏观经济增长原因和问题的判断。在这方面,国内学界依然存在分歧。比如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从投资向消费转型、中国从投资社会向消费社会转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林毅夫认为目前阶段中国经济增长靠投资而不靠消费。可以归纳为几点:1、没有投资,就不会有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劳动生产率水平自然就不会有提高,增加消费就成了无源之水。2、消费非常重要,但消费必须是经济增长的结果,不能作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手段。3、过分强调消费,是没有分析中国目前所处的阶段特性。在安邦咨询(ANBOUND)研究团队看来,其一,林教授的看法过于忽略消费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其二,从投资社会转向消费社会是个复杂的系统过程,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一夜发生,它需要经过不短的过程。其三,中国是大国经济,区域差别、城乡差别、收入差别都较大,每一个不同的消费群体都有相当大的规模,但消费的拉动作用和规模都在逐渐增强。其四,投资过多不发生危机的看法站不住脚。中国经济当前的许多结构问题,都与投资结构和投资效率问题有关。总体来看,重视消费应该成为今后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中的重要目标。

【制度性成本已将国内企业利润空间挤压到极限】

中国的企业运营成本过高,一直倍受关注。财政科学研究院8月1日发布了《降成本:2017年的调查与分析》报告。报告调研了14709家样本企业,发现这些样本企业近三年的总成本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超过100%,西部和东北地区企业、国有企业情况堪忧。2014-2016年,样本企业总成本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01.47%、101.87%和101.44%,均大于100%,这表明企业成本水平已经超过收入,企业利润空间已经被挤压到极限。调研发现,近年来企业成本呈山洪爆发式上升,包括人工成本、环境成本、用地成本、原材料成本等增长速度极快。在工资成本上,除了因劳动力短缺带来的工资增长外,《劳动合同法》实施后要求各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要调整一次,也加快了工资成本持续上升。在用地成本上,城市地价总体水平由2005以来年均增速为10.2%。下一步“降成本”应采取有效措施控制我国城市房价持续且大幅上涨的趋势,对实体经济企业的用地及房租成本给予关注。不过,降成本却有着有限性。原材料和物流等属于由市场决定的原材料等要素成本,主要由市场供需决定。企业成本中可以降低的主要是由政府决定的不合理成本,包括指政府不合理的制度制定、管制、行政审批和行业垄断等干预所形成的企业成本。

【东西部县域经济发展的差距愈发拉大】

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县域经济,在推进“三农”工作、“新四化”同步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布局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近日,赛迪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白皮书》显示,2016年,百强县的土地总面积、总人口、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20.5万平方公里、9050万人、8.2万亿元,以占全国2%的土地面积、6%的人口创造了超过全国11%的GDP,其中21县(市、旗)的GDP进入了“千亿俱乐部”;数据还显示,县域人均GDP已高达9.7万元,已进入到工业化后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165元,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16.5%;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1万元,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9%。但值得关注的是,国内各区域县域经济的发展极不平衡,“东多西少、强省强县”的老格局没有改变,反而进一步加剧。其中,百强县中,东部地区占76席,中部地区15席,西部地区8席,东北地区仅占1席;除地区分布外,县域经济发展还存在深层次的结构阻碍。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指出,中国的县域经济正处在一个加速分化的“十字路口”,东西部县域经济发展的差距愈发拉大。一方面,县域劳动力、土地要素成本上升,资源环境约束日益收紧,昔日的低成本优势不断衰退;另一方面,县域缺乏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所必需的高端资源,创新转型面临阻碍。从这些现象和矛盾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亟待深入推进精准化、因地制宜的县域经济创新发展策略。

【中国制造业薪资已超过大部分南美国家】

研究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的平均小时工资在2005至2016年间翻了三倍,达到3.6美元,而同期巴西制造业的时薪从2.9美元降至2.7美元,墨西哥从2.2美元降至2.1美元,南非从4.3美元降至3.6美元。目前中国的劳动力每小时收入现在已高于除智利以外的任何拉美大国,并且已达到较弱的欧元区成员国水平的70%左右。近年经历了快速经济增长的印度,制造业工资自2007年以来也一直陷于停滞,徘徊在每小时仅0.7美元水平,中国制造的时薪已超巴西、墨西哥,直追希腊、葡萄牙,是印度5倍。中国制造业工人属于收入较高的人群,且中国经济整体的收入水平都在上升,涵盖所有经济部门的平均工资从2005年的1.5美元涨至去年的3.3美元,高于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泰国和菲律宾水平。另外,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2013年就已位居全球第三大,现在仍在持续扩大。高盛去年3月走访了中日26家工厂后感叹地说,中国新工厂的自动化程度之高,全球领先。德勤预测,马来西亚,印度,泰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有望从中国手中接棒,特别是印度。

  • 上一篇:每周财经热点2017-08-14
  • 下一篇:每周财经热点2017-07-31